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看电影有这么一句台词“有些人注定是底层,这个世界需要底层,老老实实在底层呆着吧,你就别折腾啦”

不禁让我想起一首小诗:

还记得么
在无数个专转反侧的夜
心的湖荡漾起一层层涟漪
或疯狂,或怪异
那是不忍割舍的牵挂
是三生三世枕上的书
是浮屠塔上滚动的风马
这一朵白莲花
经不起风吹雨打
那些斜视你的人
只是些枯萎的枝干
闭目,僵死,深不自知
他不曾直视光明
所以才深深质疑你对阳光的执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