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很久以前,没有山,没有树,什么都没有,只有一片大海,无边的大海。 ”
“连老爷爷都没有么?”松鼠问。
“呵呵,没有,连老爷爷的爷爷都没有。”老树说,“当我刚从地里长出来的那一天,哦,那是很远很远的事了,那一天离我已经有三百丈长了,我也曾经是一颗种子,曾经是一颗小苗,还没有叶子的一半高……”老树陷入了悠长的回忆,“那是哪一年呢?我身上的年轮有九百圈了,我刚出生时候,我身边的是些谁呢?”
“有我么?”松鼠蹦着高问。
“小鹿你不要打岔,你那时也还是一颗种子哩。”果子熊说。
“我也是从地里长出来的么?哦,为什么我没有叶子呢?”松鼠摊开自己的小爪看看,很难过的说。
“可你能摆脱泥土的缁畔,可以自由的奔跑,我也羡慕你啊。”老树说。
“可我哪也不想去,我只想听老树爷爷讲故事。”
“可是我所见的也是有限的,这么多年我为了看到更多的东西不断的生长,但视野之外的东西总是无限的,我终于有累的那一天,再也长不动了,那时候,小松鼠你已到过了很多地方,看见了很多我所永远见不到的景色,那时候,松鼠你会不会回来,把你看见的告诉我呢?”
“会的,一定会的!”松鼠跳着说,“我会每天去旅行,然后把我看见的回来告诉你。”
“呵呵,你会长大的,会越走越远,终于没法每天赶回来……”老树又沉吟了,“我是多么想看到大海啊,每年都有海鸟的羽毛飘落,带来海洋的气息……”
“大海?它在哪?”
“听说,你一直爬到这块大地最高的地方,就可以知道世界是什么样的了。”
“我这就去!”
“小鹿,等等我。”袋袋熊和飞行猪叫着,可松鼠已经在巨大的树枝间三纵两纵没影了。
于是松鼠开始了她漫长的奔跑,她爬下巨大的大青树。在大青树的树荫里跑着,她从来没跑出过那里,那是他们的王国。树荫下有星星草一家,复兰花一家,野翠儿一家,还有无数的花草,小虫儿。他们总是很忙,蝴蝶忙着说很多话,他上下翻飞与每一朵花说笑个没完。蜗牛又在忙爬树,但他总是没有恒心,每当爬到象剑兰那么高的时候他就会停下来兴奋的和她说话,然后不知不觉的往下滑,等他滑到底一天也就过去了,第二天他又会爬上来,剑兰总是扬着高傲的头说他很烦。但每天早上起来她还是扬着头等蜗牛来和她说话。当松鼠迅捷的从他头上跃过去时,蜗牛吓的一闭眼,然后叹道:“哦,什么时候我能练到象松鼠小鹿一样一天在大青树上爬二十个来回呢?那样我一天就可以和剑兰姐姐聊二十次了。”
松鼠跑出了大青树的影子,她发现原来世界是由无数的影子组成的,影子与影子之间,是闪耀的边界,她在影子中跳跃着,在陌生的视野中她感到惊喜而慌张,心中也象那光与影在交错着。森林的上空闪耀着无数的亮光,摇摆着,使人眩目。
她选了一个方向跑了下去。
松鼠觉得自己已经跑了上千里,她今天跑的路比她这一辈子加起来还要多,当然她只出生了十一个月。
“我应该快跑到世界的尽头了,我跑了多么远啊,边界在哪里呢?”她停下来问路边的那棵细红果,“世界的边界在哪里啊?”
“边界?我这里是世界的中心啊,你从那里跑来的?”
“什么?我那儿才是世界的中心啊,我可是从大青树来的,跑了那么长的路。”
“大青树?是那棵大青树么?”
松鼠一回头,她看见层层树冠之上,九百岁的老树正立着,自己仿佛还在他脚下。
松鼠已经看见了它,那座奇特的石峰,它也象一棵树从大地中长了出来,但它那么高,它长了多少年呢?
“站到那上面,就能看到世界的边界了吧。”
她向山脚奔了过去,渐渐成为高耸入云的石峰边一个无边看清的小点。
松鼠终于登上了高峰,她来到悬崖的边缘,青色的云散开了,巨木变成了小草,森林之外,是一片金色的带子环绕。她把头扬的更高,看向远处,突然那一片无边无际的蓝色,向她汹涌而来。
那是……海。我听到它的声音了。呼——呼——象夜间的风声,它在呼吸!
她欢呼起来,蹦跳着,忽然发现自己站的地方没有一个人。
“没人来到过这里么?没人看到过我看到过的景色么?我要告诉谁我的幸福?有谁知道?”她的声音从峰顶荡开去,消散在雾气中。
山顶是一片空旷,只有一块石头立在平地中间,它不与山体相连,仿佛并不是大山的一部分,而会有谁把它放在这里呢?
“石头,你为什么一个人站在这?”
“你在听海的声音么?”
“你在这多久了?没人与你说话你不闷么?”松鼠绕着石头转来转去,而石头不说话。
松鼠把脸贴在石头上,好象在仔细听着什么。过了好久,她慢慢的退开了,蹑手蹑脚仿佛怕惊动了什么。
“我是谁?”这一天他们坐在大青树上乘凉,石头说。
“你是石头啊。”松鼠低头挠着爪子说。
“我不是一只猴子么?”
“是啊?”
“可这世界上有很多的猴子,他们都是我吗?”
“嗯……”松鼠很认真的想了想,“我只知道这世界上有很多松鼠,但他们都不是我。猴子我就不清楚了。”
“是的,我不是他们,他们都在一起,我却在这里。”石猴低了头道。
“他们不和你玩么?为什么?”
“因为我和他们不一样。可是我虽然是石头里出来的,可还是一只猴子吧?”
“嗯,我有一阵子想做大青树下那朵花,可她不肯和我换,后来我想做一只鹿,但是怎么也学不会跳远,我目前也只有做松鼠。”
“和他们在一起,我就不记得自己了,可是我经常莫名的停下来,发现他们在跑而我自己却不动,我就很恐惧。”
“你为你发现了自己而恐惧?”一个声音说。
猴子和松鼠抬头,说话的是一片叶子。她友善的笑着:“我是一片叶子。”
“我知道你是叶子。”
“可是你知道我的名字叫一片叶子吗?我是说,我是我这一片。不是其它任何一片。”
“我看都差不多。”
“可是世界上只有我这一片叶子啊。”
“嗯?”
“我是说……”叶子有点着急,她卷卷她的边缘,想做做手势,可是随即又放弃了,“我一闭上眼睛,世界上就只有我自己,所以我就会害怕,一睁眼,看见那么多的自己,就很安心了。风一吹,我们沙沙啦的响着,我就在这些声音中知道了自己的存在,安心的睡去。
“可是很多叶子不见了,我一醒来,就不见了他们,不知道他们哪里去了,但又有新的叶子在我的视野里了。他们走的时候我不知道,这里有太多的叶子,我怕我会忘了自己,我怕别人会不知道有我,所以……”叶子怯怯的说,“我希望能有人叫我的名字,然后我就答应一声,然后我就知道自己还在,就可以幸福的入睡了。”
“那我每天都叫你,我起床的时候就叫你,回来的时候也叫你。”松鼠说,“石头你也要我叫你么?”
“不用了吧。”石猴说,“我要睡懒觉。”
“石头。”松鼠一大早醒来了就叫。随后她笑了,“一片叶子。”她叫。
“诶。”有人答应了。
“嗯。”松鼠高兴的要走,那片叶子却说了:“你叫我干什么?”
“不是你要我叫你的么?”
“哪有啊?”叶子说。
“糟了,我忘记是哪片叶子了。”松鼠叫道,“咦?换了树枝就会找不到她了么?”
她抬起头,巨大的大青树上满天的叶子在抖动着,象绿色的海,无边无际。
春天是“扑啦啦”拍动翅膀的声音,成千上万只有着宽大羽翼的鸟落在大青树上,它们背上是大海的蓝色,而腹上又是云的纯白。
“你们是从哪里来的啊?我怎么从来就没见过你们啊?”
“哈哈哈这是我们的家啊。我也没有见过你啊小家伙。”一只大鸟笑道,她的翅膀展开象一片云彩。
“哎呀,树上开了好多好大的花啊!”石头从外面玩了回来,抬头一看惊叫着。
“嘻嘻嘻好笨哦。”松鼠笑他。
“比我还笨么?”有声音怯怯的问。
“傻小鸟,叫你阿笨就真以为自己笨啊。”大鸟笑着,把身后缩着的的一只小鸟推出来,“他叫阿笨,也是今年才生的,第一次回老家,怕生哩。”
松鼠抬了头看这有两个自己那么高的“小鸟。” “啊你好帅啊!”
“什么意思啊,从来没人这么说过我。”
“就是,你好漂亮啊。这是布袋熊他们说我的词,现在我送给你哦。”
“谢谢。”阿笨伸翅膀做了个拿的动作,“可是我比我爸爸妈妈长的都丑,没有他们那么大的翅膀,没有他们那么漂亮的羽毛,我为这难过了好几次,可他们总笑我笨。”
“你会长大的啊,你会长成这里最大最漂亮的鸟的。”
“真的吗?”阿笨高兴的拍翅膀大叫:“我会长大的,会长大的。”
石头也坐在一边看着,不知为什么好象有些忧郁。
“好大的水啊,谁能进去了再出来,我们就服了他。”众猴叫道。
“对,哈哈哈!你敢么?”
“你敢么?”
“我去!”一只猴蹦出来,可刚到潭边做个跳的样子就嘻笑着折回来。
“谁敢去啊?”
“我……”一个微弱的声音说,可众猴跳着闹着,互相推搡着,乱成一团,追逐着四下蹦开了,没人听见这声音。
石头一个人站在那,没有猴来问他敢不敢。他仰头看着潭那头那巨大吼叫的水帘,风一起,水雾扑面洒来,让人透不过气。
入夜,山林一边安静,在蓝色的月光下,只有水帘依然轰鸣,把潭中的月亮击成银屑迸起来。
一个小小的身影来到了潭边,他望了那瀑布起久,忽然跳了出去,“嗵”一声在离水帘老远的地方落进了潭里,淹的半死才爬上来。
他又看了很久,然后再一次跳出去。
“嗵”结果还是一样,这次他扑腾了更久才爬上来。
他跪在潭边,手拄在石上,看着水一滴一滴从他头上滴下来,打湿石面。
“我做不到。”
“这个世界有很多事本是做不到的啊。”
“谁?”猴子四下望,又抬起头,“月亮,是你么?”
“嘻嘻嘻,笨猴。”松鼠从树上跳了下来,来到月光下的大石潭边,把大尾巴抱贴在脸边,“我长的象月亮么?”
“有点,不过你不会发光。”
“傻猴你为什么要往潭里跳啊,你学游泳么?”
“我想跳进那瀑布里去。”
“哈哈哈你好奇怪呦,瀑布里有吃的么?”
“没有……也许有。”
“也许有?就为这个你一次次把自己淹个半死?”
“不是,不是为了吃的,是……我也不知道,只是想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
“做到了又怎么样呢?”
“做到了,就快乐。”
“很奇怪啊,你居然会因为不能吃的事情而快乐?”
“呵呵是啊,”猴子也笑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可是,”松鼠垂下了眼皮,有些难过的说,“那世上有那么多不能做到的事,你岂不是总是不能快乐?”
“……我总在想,这个世界上有太阳,月亮,有远山,有云彩,有那么多我们看的到摸不到的东西,它们是可以触摸到的么?如果它们触摸不到,我怎么知道它们是真的有没有在那里呢?”
“啊?”松鼠歪着头看天上月亮,“你说什么啊,人家都听不懂。”
猴子站了起来,看着天上:“它们既然在那里,是能触摸的东西,就真的没有人能碰到它们?真的永远不可及的?如果一个地方是永远不可到达的,那那个地方还存在么?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却知道有永远不可能碰到的东西,永远不可能做到的事,一想到这个,我就悲伤。”
“可以啊,可以触到啊。”松鼠懒洋洋举起了小爪,“你看,现在月亮不正在握着我的手么?”
猴子回头,看见松鼠掌上的蓝色月光,仿佛在那小小掌心流动。他怔了。
“请问我可以吃你么?”这天,一只老虎轻轻的走过来,怯怯的问。
“你第一次出来捕食么?”松鼠歪了头问。其他的猴儿早窜上树去。
老虎红着脸点了点头。
“那你以前吃什么?”
“……”
“什么?”
“吃奶。”
很多猴子笑的从树上掉了下来,笑的爬不上去。
“我不想成为一只吃人的老虎,可是……我妈妈不在了。我必须活下去。”
“可是你吃我们,我们也会死的。”
“……我真想能象你们一样吃果子。”
“有时候你没有选择的。”一个声音说。
松鼠转头惊讶的说:“石头。”
“我也时常幻想着有一个地方可以没有任何的危险,可以不用做自己不愿做的事也能快乐的生活。但好象没有人能做到这一点。”
“可以的。”老虎阿明想了想说,“你可以不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我想那可以。”
他看了在场的动物们一眼,转身走了。
“他怎么能做到呢?”大家说。
于是以后的日子里,有人看见老虎阿明经常静静趴在草地上看蝴蝶,有时候小鸟停在它的身上,有一次他还帮助一只不学游泳的鸭子过了河。
“他这不是活的很幸福么?”大家都说。
入秋的日子里,老虎阿明看着蝴蝶飞舞安静的死了。小鸟仍停在他的身上,他已经不会调皮的用尾巴去逗它了。
“这么幸福的日子什么要死呢?”大家说。
石头越来越沉默了。忽然有一天他开始疯狂的游玩,山林间满是他的声音。
那是一个狂欢的夜里,一只老猴默默的离开人群,往山深处走去。
“你去哪儿?”石头坐在黑暗中问。
老猴惊讶的看着这个远离喧闹在暗中独自坐着的猴子:“我去我该去的地方。”
“你知道你该去哪里?可我总不知道。”
“每个生灵都会去那个地方,那里很安静,很适合我这样的老家伙,而你就不同了,你是如此的年轻,你应该在月光下狂旋高叫,你要在天地间留下你的声音。”
“可声音最终是要消散的。”石头说。
“不,它不会停,你听。”
不远的林间巨大石台上,猴子们的欢叫连成一片。被这种叫声所牵动,四方林间各种声音都此起彼伏的吼了起来。大森林哗哗的抖动着,不知是风扬起了这声浪,还是这声音激起了风。
“我是多么的想融入这声音里啊,但是不行了,我再也喊不出来了,我不能让我低垂的腔调干扰了这合唱。当年我曾是多么的有力……你是从石头中蹦出来的吧,你总是忧虑,因为几万年来沉寂的你还在害怕着那林间飞速的跳跃,千百万扑面而来的事物,而你知道你能如此自由的掌握自己的时间是极短暂,你能这样感受到自己自由的思考的时间是极短暂,为了这短暂的时光你要尽力的去抓住你所遇见的。要知你生命中所出现的,都是在漫长的时光中来到你的面前,去珍惜它们,孩子。”
“我可不可以握紧着它们永远不失去?”
“山外的大海中传说有不死的神龙,但他们太多数时孤独的沉在海底。纵然你可以留的住自己,你却留不住你身边的东西,看着身边所有的东西都改变,只剩下自己,那种无法承受的沉重是时间,没有人能承受那种重量。”
“我会变的很强,强到可以承受一切。”
“真的有那样顽强的生命么?就算他能承受一切可以他最后也会被越来越沉重的自己所压倒。因为他又怎么能比自己更强。呵呵我糊涂了,我搞不清这些道理,也许是可以的吧。来,尝尝这个。”老猴把一个椰壶递过来。
“这是什么?”
“这是‘得到’,它是果实消失形体后变成的东西。它可以让你忘记自己,从而和这世界合成一体,喝下它你会觉得你就是这森林,这月亮,这河。”
石头咕嘟嘟喝了下去,一会儿他站了起来,开始高兴的笑。
“你是谁?”老猴问。
“我就是天,我就是所有!我最大!”石头涨红了脸,打了个嗝,开始手舞足蹈,忽然他伸开双臂狂啸起来,石上的猴群呼应起来,他纵身三下两下攀上石台,加入到猴群的狂舞中去了。
“你看,你不就是已得到了一切么?”老猴看着石台上的影子,良久,默默转身走向大山的深处。
秋更深了,翔鸟一家要启程了。
“小笨不要走,我会难过的。”松鼠说。
“我明年还会回来的。”小笨说。
“可是你呆的时间太短了,你还没有找到更多的朋友。为什么一定要分别那么久?”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太阳会一会远一会近移来移去,我们要追着太阳不能离它太远,所以注定了要一生都花在奔波上,真正能停下来生活的日子只有一点,不过我在路上都会一直想着,为着这一点的相聚时光我都会尽力的飞翔。”
“你说每年的路上都有许多鸟不能到达。”
“那不会是我了,我还年轻,但我的父母……我会跟着他们,当他们飞不动了,他们会掉进大海里,我知道终于有那么一天,没有翔鸟是死在窝里的,我们在大洋上空飞越,直到最后投入大洋,就是这样。”
“阿笨为什么你忽然懂了这么多?”
“从我知道我会长大的那一天起吧。”阿笨握住松鼠的手,“我们都会长大的,那时我们就更漂亮了,虽然那漫长的旅途中我们会变的衰老,但为了那生命中最绚丽的年华我们都会不后悔的奔向那一刻的。是吗?”
松鼠挠了挠头。她好象没懂,但她觉得难过而又盼望着。
我也要走了,终于那一天石猴说。
松鼠的大眼睛看着他没说话,她奇怪自己好象早知道这一天会来到。
“我不知道什么么要因为失去而忧伤,为什么为了时光短暂而愁虑。我要去找到那力量,让所有的生命都超越界限,让所有的花同时在大地上开放。让想飞的就能自由飞翔,让所有人和他们喜欢的永远的在一起。”
“可是,我喜欢的却要都离开我。”松鼠说。
石猴已经上了木筏,松鼠在当初她初见石头的那座高山上看着他变成海上一个小点。
“这就是长大么?为什么,为什么要去的那么急?”松鼠抱住自己的尾巴,哭了。
那一天松鼠醒来了,天地忽然变的安静,没有翔鸟的扑翅声,没有众猴们的吵闹。她抬起头,那一片海已变成金黄,很多叶子飘然而下,落向遥远的大地。
这时她听见一个声音轻声的说:“再见了。”
“你是谁?你在哪?”
“我是一片叶子啊,你看见我了吗?我在这。”
松鼠转着身子四周看着,无数的叶子从她身边飘过。
“你在哪啊?”
“我在这。我在这。”无数的声音说到,“我在,记住我,我曾经在……”
松鼠猛的跳起来,在树枝间飞快的往下追着。
“一片叶子,一片叶子!”她大喊。
“谢谢你。”她又听见了那个细细的声音,“我知道我在,明年,你再在枝头上叫我的名字吧。再见了……”
松鼠终于追不上他们,她跳到枝头向下挥着手,“再见了。再见——”

这个故事是今何在的《花果山》,来来回回看了数十遍,每一次都心生恻然。

寂静的夜色里,水帘日夜奔腾,整个潭水中都浸着溶溶的月光。一只小猴子对着瀑布望了很久,忽然跳了过去,淹的半死才爬起来。

如是很多次后,他跪在潭边低下了头。他说,我做不到。

多年以后,他有了一个称呼,齐天大圣孙悟空。

这是一个关于少年的故事。苦苦追寻却毫无结果,留恋故乡也向往未知的远方,迷茫困惑不知如何抉择,倔强执拗不肯对世界低头。

它写给所有正在长大和已经长大的少年,你是那只一遍遍跳进瀑布淹的半死也不肯承认自己无能为力的猴子,还是那只永远向着远方飞行义无反顾的翔鸟,是那只活在美梦里不愿意醒的老虎,还是那只只想平安喜乐却由不得它的松鼠,或者是那片既怕孤单又怕湮没于众人的叶子?

这是一个成长的故事,记录喜悦、困惑、怀疑、执拗、失去和懂得。它真诚、热烈、肆意,也无可奈何。

不管你是谁,都会有变成一只老猴的一天,怀着衰老的身躯和啁哳的声音,一个人默默地走向大山的深处,去向每个生灵都终将要去的地方。

所以,趁我们还是一只小猴子,要去走很长很长的路,为短暂的生命里遇到的一切而欣喜,去品尝那些失去和获得,在天地间奔跑、呼啸、跳跃,铭刻我们存在的印记。

沧海终将变桑田。我愿少年,常少年。